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坚庭的博客

樹頂上的戀人

 
 
 

日志

 
 
关于我

张坚庭(Alfred Cheung,1955年1月1日-),广东广州人,香港电影导演、编剧、监制、演员,也曾担任电台及电视节目主持人。曾获得1982年及1984年 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廁所父子情  

2013-12-18 16:3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报专栏
张坚庭
厕格父子情
香港人的父子关系,这一代和上一代很不同,上一代一般指四十岁上下的壮年人,他们的父亲刚刚从工作退休,老父经歷香港几波的经济危机及繁盛,不知何时失业,一开工就天昏地暗,所以什么亲子活动一慨不知,吃饱居安是一切,于是父子关系总是在黙黙无言中度过,更惨烈的关系是过分严苛的父亲手口并用,只怕子女好逸乐,不积极,连话也不多一句,但心底的慈绳爱索紧紧勒着自己,不敢表露,下面一篇文章是我Facebook的朋友写的实况,没有虚饰的文句,浅白真挚,但父子间拘谨处,让今天的年轻爸爸摸不着头脑,但父子情来得深刻亦掩饰不了,录下与与家长们分享:10

「但被困在会议室半天,手机来电显示有十多个missed calls,大部份都是他的。

没有留言,只有数字,这是他的习惯。
正想覆他电话,刚好他又再次打来…

「老豆?你找我有事?」

他努力压着那份喜出望外,以一贯严父的口吻淡淡的问:「吃了饭没有?」

老父总是喜欢用另一问题来代替回答问题… 当然,一朝早找了我十多次,我没有理由相信这是他的目的。

再三追问下他才告诉我原来昨夜被送进了医院,因知道我刚从外地回港,也没有立刻通知我。

他说是右膝盖痛得厉害,没有力,行不了,连站着也有困难,医生要他留院观察。 老父是一名跌打师傅,他忍受不了的痛,必定相当之痛。

挂线前他叫我不用担心,专心工作,也不用到医院,以免我把病菌带回家。

做儿子的,有谁会听从父亲的说话呢?更何况,这些并不是他的真心说话。

知道中午有一段探访时间,快快的赶去看看他。

在没有提示下找到了他的床位,他正在一个人独自吃饭,抬头望见站在房门边的我,脸上露出了一点甜。 「我不是叫你不用来吗?」接着又是那一句:「吃了饭没有?」

我模仿他的说话方式,以问题替代答案:「脚还痛吗?医院没有给你打止痛针吗?」

老父努力地把所有饭菜吃光了,用行动表明他很有胃口,着我不用担心。

他把裤管拉起给我看,没有伤口,但他的脚却瘦得叫人心痛。

忍不住,用手抚摸着他的腿,轻轻地为他按摩… 这么多年,今天才是第一次替他按摩,而手按着的并不是肌肉,是一层包在骨头上的皮…

就是这双瘦弱的腿支撑了一家人几十年的生活、为着我们走过了不少辛酸;按着按着,父子俩久久也说不出话来,泪在眼眶中凝住,彼此也看不清楚对方。

他说想上厕所,扶他由病床到不多于20步距离的洗手间是一项挑战,因他每一个动作也觉得痛。替他向邻床的伯伯借了步行架,让他可借借力,多一点安全感。 他说,人老了,甚么也不行,连上厕所也要人帮… 我说,我小时候你也常带我上厕所呢,没有你在,我就是要濑也不敢自己去呢…

过去说话不多的父亲,今天竟然跟我有说有笑… 虽然大家身在厕格,也没有影响这份父子情。

老豆,真心祝你早日康復!」
  评论这张
 
阅读(1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