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坚庭的博客

樹頂上的戀人

 
 
 

日志

 
 
关于我

张坚庭(Alfred Cheung,1955年1月1日-),广东广州人,香港电影导演、编剧、监制、演员,也曾担任电台及电视节目主持人。曾获得1982年及1984年 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芬兰的教育革命  

2015-04-07 21:3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报专栏 原载
我们时常将芬兰的教育方法评为世界第一,努力要向芬兰学习,谁不知当香港教育工作者仍在讨论芬兰教育制度和理念有多好时,他们已经着手将现有的教育方法改变,突然向全世界宣佈现在的分科教学在五年后将要消失。
于是全世界的教育界都在讨论芬兰将要推行甚么样教育革命,说这是革命一点也没有错,因为芬兰的教育局计划五年之后取消「分科教学」,以「题材教学」代替。
现在的物理,生物,数学,中文,英文,或者文科与理科的分隔,这种工业革命时期衍生的教学方法,注重知识的灌输,但芬兰人已经觉得这种筛选式的单科单教,在这年代已经完全行不通,因为现在的资料蒐集非常容易,知识来源多元化,老师和教室的功能要重新釐定,所以现在国际学校的教学方法基本上已採取了某种形式的「题材教学」,这是我们所谓的做"Project ", 跑出课室观察这个社会然后作出描述和分析。
现在芬兰更行前一步,希望2020年全国实行「题材」或叫做「主题教学」,部份学校已经採用这模式,效果非常好,所以从赫尔辛基开始再推行全国。
什么叫做「题材教学」,打个比喻,拿出一盒纸巾,老师就说我们做一个有关纸巾的题材研究,于是我们从纸巾一路追索到树木,硏究树木研究树木生长,从而了解森林的生态,或者从纸巾的发行看到一个物流的程序。
比如从研究如何「打麻将」,继而学习什么叫概率或然率,从打麻雀学习概率相信非常有趣,我在中五的时候考数学试,曾经试过零分,但在或然率一课我竟然取得全班最高分,理由?因为我那时候常跟同打麻雀,输了不少早餐钱,为了止血我一上或然率的课时,老师曾经以麻雀牌作比喻,我眼睛为之一亮,全神贯注听老师所讲的一切,因此造就了我曾经是某次测验全班最高分的学生。麻雀主题不单可以研究中国文化和伦理关系,也可以从心理健康到数理逻辑都连上。
就算以足球运动作为主题,对于足球的兴起,运动的生理结构,群众心理,都可以研究出不同的结果。
你可以想像同我们在这个主题研究的项目下进行的学习是如何缤纷有趣。
我常常在这里强调当知识来源非常丰富,对知识的分析才是学习的杀手锏,把知识整合再创新其功能就是财富。
芬兰的教育工作者甚至连学生的座位也重新安排,不再是学生面对老师而是老师坐下来和学生一同组合,安排小组研究,用主题引发研究的好奇心,再用好奇心渗透入教学资料,他们认为现在的教育不是发放资料,而是要紧密地和工作互动,因为上了一年的地理科不会让你在工作或职位中有什么的帮助,我们需要有谋略有决策能力的人,而题材教育在这方面应该起到一定的作用。
芬兰教育当局鼓励老师们改变心态重新学习,当然不是空口讲白话而是以奬金鼓励,重新适应新的社会需求。
回头看看香港的教育制度是多么的落后,真悲哀。
我期望我们喜剧英语在今年顺利开办一间国际幼稚园,以戏剧为手段让小朋友学习,比如以消防员为例,我们的重点不在教小朋友如何拼写消防员三个字,而是通过穿上消防员的制服,或者给予他们一个消防员的角色,给他们一个处境去认识消防员这三个字的内容,就算他们拼写错了,我们不认为他错,因为他们确实知道消防员的功能,这种认知学习我认为才是上课的真谛。
  评论这张
 
阅读(19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