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坚庭的博客

樹頂上的戀人

 
 
 

日志

 
 
关于我

张坚庭(Alfred Cheung,1955年1月1日-),广东广州人,香港电影导演、编剧、监制、演员,也曾担任电台及电视节目主持人。曾获得1982年及1984年 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头上那片天  

2015-05-21 10:5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头上那片天空
如果我们的成就以一层自住楼宇为成就的话,往后的年轻人将会是失败者,因为楼价升得太快,到了以平均收入来购买现价楼将只是梦想,三代才可以供完一层楼房的笑话将成为实况剧。
拥有自己的一个小单位是恋爱的基本条件,结婚的镇静剂,上车不容易,但上了车也不简单,算一算日子,未来三十年供歀期是没完没了的折腾。
究竟心灵的面积与居住的面积有多大分別。
我有一位朋友,在二手书店认识,我们曾经在收挡后的报挡盘腿闲聊至深夜,困此理解佔中的部分市民就是享受在天空下无所不谈,在那刻大家都不会被呎价催迫,头上一片天空长阔高深。
有一天,我在油麻地租了一小房间写"胡越的故事"电影剧本,半夜朋友拍我房门,只见他一身淋漓,问他原因,他说在公园睡觉,半夜一阵雨来访,没有预约,又急又浓,他跑尽了半个球场,知道我在附近写稿,特来洗涤一下,聊聊天回去再睡,他特立独行,说很享受躺着望黒夜天空的无垠远境。
这情景我是似曾相识,十一二岁的时候,母亲在油麻地公园突然创业,卖水浸马蹄,我做售货员,公园的人消费有限,我更多时候是无聊地望着天空,不知道母亲为生活焦虑,自己倒是蛮写意,现在有条件在小天臺看星星,星星不见了,心情也磨粉了,同样的天空,心境不一。
对我来说,书本和电影都可以让我心灵敞开,深银幕,算不尽的人生故事,如果要我为房屋筹谋而为奴婢,我打死不干,我活在幸运的年代,拍电影写剧让我大学毕业后就有自己的一个小单位,那是地产商欺骗剥削最厉害的年代,画在图案上的傢倶与身体不成比例,两间房之后的那个小厅根本连走廊也顾不上,所以你去到现场其实只有一厅一房。
我幸福是我做自己喜欢的工作,然后又可以挣点钱,我告诉孩子们就算遇上困境,只要我有一百呎的空间,我也会安然,朋友们不信,只有自己才体会,心灵的空间,心态的形正才可免陷別人的规格去,我对太太说了很多很多次,她只是淡然一句:我当然可以,我是真的试过了。
我十六岁前未有过一张床,只是一块床板或几张椅子,我就靠想像过日子,隐形侠去偷钱、被掉包的富家子认回富豪父母、于是那块木板也是我造梦的好朋友。
我羡慕有一位香港朋友到台湾台南生活,楼下是咖啡店,楼上是居所,卑微收入,活得庄严,被人情包裹得浑身舒泰,我们香港人总以自己的经验来量度別人的幸福指数,我现在学习以別人的幸福来看香港人自己是否活得太凄凉。
香港的山景非常美丽,郊俓多姿,这倒是大儿子教我们欣赏,而其实是他外国同学早早知道香港的美不在吃喝,那免费的时空是不可取代,方便又安全,但我们有多小人会欣赏呢?
我们其实不知道所谓永久业权是骗人的局,我们只在这借来的时空行行走走,时间才是恒常的业主,掌管时间者才是我们的主人,祂没有要我们当房产的奴隶,当权力者的婢僕,我们只要多点抬头,就可从星空找回自己的尊严,因为我们的家不在发展商的图则。
  评论这张
 
阅读(193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